假如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,那么我也想染上“银翼”的光

兴发娱乐 【原创】 作者:孔六六 2020-07-23 12:31
评论(0
分享
一加8美爆了!

  “被定义”似乎变成了一件令人非常纠结的事情。对于现代人来说,他们渴望“被定义”,同时又不愿“被定义”。因为接受“定义”意味着你要接受他人的审视,整个人由表及里的全部暴露在他人的评价中,换句话来说,这是一个“打标”的过程。虽然听上去会让你感觉有些不自在,但是当你在别人眼中有了一个可供辨识的“标签”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也就获得了“认可”,由这份“认可”演化而生的,是足以上升到整个人类社会层面的“归属感”。而人身为群居动物,总是对“归属感”有着一种惯性和偏执的追逐。

假如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,那么我也想染上“银翼”的光

  可与之背道而驰的,却是现代社会一边在强调一边却又在丢失的“个性”。为什么向往个性,物以稀为贵,越来越多的人已经“被定义”,他们获得认同与归属的同时,也选择将自己关进了条条框框中,就像是货架上的商品,各种属性一目了然,当太多的“相同”充斥在视线里,“不同”自然就能获得更多的关注。那种“无法被界定”的神秘感,激发着客观世界里每一寸的探索欲。就像《PSYCHO-PASS》里的“免罪者”,像特立独行的行为艺术家,像《银翼杀手》中寻找自我的Rick Deckard和仿生人,像一加8那变幻莫测的银翼色。

  既想得到“认可的安定”,又觊觎只有“个性”才能汇聚的目光;在如此两个对立面之间游走徘徊的人啊,有些迷失了,有些仍在寻找着。

我所追求的“定义”,就是无法被“定义”

  很多事情并不是只有像“1+1=2”一样才算有结果,《银翼杀手2049》里警官K一直苦于自己“是人还是复制人?”的问题惶惶不可终日:猎杀萨珀的时候,他认为自己是复制人;找到玩具马,确认自己有真实的记忆,又认为自己是从娘胎里来的真人;遇到负责隐藏安娜身世的老大,听到那个婴儿是she的时候,他又怀疑自己原来真的就是复制人……在剧终时,K躺在阶梯上伸出手去接触飘“雪”时,或者是当K女友慢慢伸手接触雨滴时,坐在银幕前,总会有那么一丝,就像轻飘飘、空荡荡的感觉,一切那么不真切而又身在其中,就像他们就是具有灵魂的真人。

假如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,那么我也想染上“银翼”的光

  我无法界定那个《银翼杀手》里板着脸、话不多、喜欢跑到街边儿吃拉面的落魄警探Rick Deckard,到底是个真人还是个复制人,亦如我在看到一加8银翼时无法在第一时间准确的喊出它的颜色,或者说,光,就是它的颜色。流动的线条一遍又一遍的从机身上划过,永远是雨后的杂乱都市,潮湿的空气,科技感十足的高楼下所笼罩着的贫民窟,夜景、霓虹、烟雾、还有诡异的巨幅广告。由蓝转紫,由粉转红,“颜色”不再单单是一个静态的名词,随着每一次窄布光的闪动,它似乎在向外倾吐着不易察觉的欲望,极度繁华,甚至让人感到有些荒诞的虚幻。

假如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,那么我也想染上“银翼”的光

  如此风格化的着色艺术,可遇,难求。一加8银翼本身就是一场“雨与尘的电子梦”,不能从主观上完全解释它,不被定性,对于独一无二的事物我们只能观察。自古以来,人们就有“天问”,有“明月几时有”的追思,时空的无限与永恒,一加8银翼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共鸣,有些科幻想象竟成了真,更多的想象像无数的思维触角,去敏感着颤抖着,伸向广阔的宇宙与时空,不知道何日有回响,不知道那思维本身是不是就只是虚空而已。

  我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Roy 怀抱白鸽的画面,

  “我看到过你们这些人绝对无法置信的情景

  战舰在猎户星座之肩燃起的熊熊火光

  C射线在幽暗的宇宙中划过了‘唐怀瑟之门’

  但所有的这些瞬间,都将消逝于时间,

  就像泪水湮没在雨中。

  死亡的时刻到了。”

  不,不对,在一加8银翼上,这不是“死亡”,每一缕变幻莫测的光纹下,是“无法被定义”的新生。

90Hz,是灵魂与世界产生共鸣的频率

  生活,似乎从来都是冗长而反复的。从清晨到日暮,我们总是被喧嚣与忙碌推着向前走,就像《小王子》里的点灯人,在如车轮滚动般不可停止的生活里,习惯了加班,习惯了熬夜,陷在无尽的开灯关灯、躺下起身的循环中无法脱身,灵魂的存在感越来越低,真正的自我,总是在拥堵的交通、嚣闹的城市街道、雾蒙蒙的天气里,排得长长的队伍,等待着与我们重逢。

假如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,那么我也想染上“银翼”的光

  那些富有韵律的生动细节都被凝固,每天循环的忙忙碌碌,生活不是任务,而是生命的责任,去感悟,去品味,放慢节奏,把准生命的韵律。看见远方的彩霞,匆匆一瞥,不去凝视,便不知彩霞背后的律动和天伦的唯美,幽静处的虫鸣,不能竖起耳朵聆听,听不出虫草之间的交流,感受不到季节的变换和天气的转换,就无法感知时间的存在和流淌,也就模糊了历史的印记。唯有在聆听中,感受到听觉的韵律。

假如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,那么我也想染上“银翼”的光

  当我们被时代的洪流裹挟着,向远离理想的不毛之地不断深陷时,其实我们都忽略了一个事实,不论身处一个怎样的环境,生活总是我们自己的。虽然周遭皆为一成不变的钢筋水泥森林,但换一个角度去观察,一样也有充满了意趣盎然的生动之处。就比如每天清晨睁开眼,点亮并划动着一加8银翼屏幕时的那一刻,阳光如约地穿透层层雾气照进了我的生活,沉醉于空气中跃动着的微小的灰尘粒子,生动的光影从清早便开始照亮。

  划过每天上班路过的林荫道,两旁的法国梧桐从抽枝生芽到枝繁叶茂,从悬铃挂果到叶黄枯落。每一天都变换着姿态的树冠,交替地反射着晨曦的红亮和黄昏的暖黄,定格在一加8银翼屏幕里的树叶,它的表层中,岁月流转的痕迹划下全新的脉络,生命的律动每时每刻都在时光中变化。花开如火,也如寂寞。

假如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,那么我也想染上“银翼”的光

  生活中从来都不缺少生动的时刻,充满诗意的自然之歌也并非只在远离城市的山村演绎。

  当我们抱怨生活繁重的时候,或许只是因为忘记了去发现这些生动的细节,我不想在未来的日子里,独自哭着无法往前,所以在这一刻,我把身体,灵魂,全部交给一加8银翼去掌握,和这个世界,达成一次90Hz的共鸣。

将灵魂一分为二,用“银翼”保存其中的美好

  过去从未存在,所以未来开始消逝,将所有的记忆都编织成一场梦境,交错着流过。

  闪烁着光影。此时我只想安静的躺下,把所有的梦送给清风,那里有鼠尾草、迷迭香和砂糖的气息;也想把所有的泪都藏在世间的喧嚣里,斑驳时光混杂着记忆,若即若离。我在黎明之外的边缘独自徘徊,一面,是风声留予的悸动,一梦,是过去描绘的曾经。

  人生而自由,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。我在年华遗落的时光里反复跳动,将灵魂一分为二,用一加8银翼保存其中的美好,然后在下一个十字路口,遇到还在纠结的自己,彼此相视一笑。

分享:

加入收藏

网友评论 0条评论
用其他账号登录:
请稍后,数据加载中...
查看全部0条评论 >
火热围观
潮机范儿
热门搜索词

Copyright © 2007 - 北京沃德斯玛特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.All rights reserved 发邮件给我们
京ICP证-070681号 京ICP备0908125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6320号 京网文[2012]0132-048号